Archive for June 7, 2010

Twitter Weekly Updates for 2010-06-07

Comments

辟谷两天

周末在家尝试了一下辟谷,两天,从周五晚七点到周日晚七点,整整四十八小时。本来是想坚持到周一早上的,但是周一还要上班,担心身体不适;而且饿肚子的滋味实在不好受,于是安慰自己,已经坚持了四十八小时了,到此为止。

周五晚上七点吃完晚饭,到十一点左右,开始感觉有点饿。因为晚饭吃得少,有点饿也正常。喝点水,睡觉。

周六早上,老婆孩子吃早饭,我在旁边看电视。九点出发,带龙龙去上中文课。十二点半下课,下午一点半到家。其间偶尔有饿的感觉,不是很难受,喝点水就OK了。下午三点左右,开始强烈的感觉饿。桌上还放着一盘炒花生,这个诱惑是很强烈的。而且因为没吃饭,开始四肢发软,人犯困,于是小睡一小时。六点多吃晚饭,我又在旁边看电视,喝水。晚上看了两部电影,十二点过了才睡觉。晚上,饿的感觉已经不是很强烈了,主要是身体乏力,无精打采。

周日继续没吃早饭。十点钟,一家三口骑车去JUSCO(单程约五公里)采购,下午两点半到家。在JUSCO里路过麦当劳,闻着汉堡的香味,几乎当场就想结束辟谷,还是忍下来了。下午在家带龙龙做作业。肚子不是很饿,但是精神上感觉很饿,有强烈的想吃的意欲。找些事情转移注意力,也就挺过去了。终于到了六点半,老婆做好晚饭,开吃!当然还是要节制,保持和平时同样的量;尤其是辟谷之后,不能暴饮暴食。晚饭后到睡觉前,拉了两次肚子,很稀。估计是肠胃刚刚习惯了没有进食,突然又开始进食,有点不适应。

周一早上,像往常一样吃早饭。一切恢复正常。

从小没有饿过肚子,真是不知道饿肚子什么滋味。想想父母他们年少时候,长期吃不饱饭,对他们的身体健康是多大的摧残啊。吃饱饭,也是一种幸福。

Comments